分类 万达娱乐 下的文章

  污染依旧却称完成整治 钢企肆意违法政府放任

  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专揭地方治污谎言

  敷衍整改、表面整改,整改走捷径,这次撞上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回头看”枪口的是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以及山西省运城市山西高义钢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义钢铁)。

  明明洋水河流域污染依旧,但是,贵州省却上报说洋水河总磷污染问题已整改完成。明明高义钢铁劣迹斑斑,不仅生产10年钢渣随意填埋,而且侵占毁坏大量耕地,性质恶劣,但当地政府却不敢碰,放任其违法。

  中央生态环境督察组在公开曝光这两起典型案件的同时,要求山西省有关方面对高义钢铁涉嫌犯罪的,应按程序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花3000多万 总磷污染未有效解决

  2017年8月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时,督察组就将贵阳市洋水河总磷污染长期得不到解决做为需要整改的问题留给了贵州省。

  此后,贵州省出台的整改方案中,明确提出遏制洋水河水体中总磷浓度,实现下降,按“水十条”考核要求实现水质目标;按照“一矿一设施”的要求对洋水河流域内磷矿企业实施矿坑废水治理。贵阳市整改方案也要求,开阳县人民政府组织加快洋水河流域整治,改善洋水河水质。

  今年11月4日,督察组进驻贵州“回头看”时,贵州省上报称,洋水河总磷污染问题已完成整改。11月10日,督察组“下沉”至洋水河流域,对这一流域总磷污染综合治理进行现场检查时,贵州省上报完成的谎言被当场揭穿。

  通过现场调查,督察组发现,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所做的只是表面整改。据督察组介绍,为解决总磷污染问题,开阳县投资984.7万元在洋水河末段、大塘口监测断面前建设絮凝除磷设施,同时,每年还要投入约2600万元运行费用,目的是通过直接添加絮凝剂降低洋水河进入乌江干流前的总磷浓度。

  从断面监测数据看,似乎达到了整改目标。但是,经过深入调查,督察组发现,虽然降低了进入乌江干流前的大塘口断面总磷浓度,但实际总磷通过絮凝剂沉降后仍留在河道中,“一旦遇到降雨等因素导致河道水量较大时,沉降下来的磷污染物仍将会冲入乌江干流。”督察组指出,洋水河总磷污染问题实际并未得到有效解决。

  不仅如此,洋水河流域7家磷矿开采企业和1家磷化工企业整改敷衍应付。督察组说,这些企业没有按照“一矿一设施”规定整改,而是把原有污染治理设施重新纳入整改内容,“新瓶装旧酒”。督察组发现,除开磷矿肥公司建成矿坑废水处理设施外,其余6家磷矿开采企业均未建设新的治理设施。据督察组介绍,2017年3月以来,开阳县对磷矿企业8个排口共开展28次监督性监测,总磷指标22次超地方整改要求,占79%。

  督察组调查还发现,2018年7月以来,洋水河总磷浓度直线上升,最高超出水功能区划要求的IV类标准(0.3mg/L)33.8倍,但是,开阳县没有引起高度重视, 2018年1月至10月,除大塘口断面外,其余3个断面水质为劣V类。

  群众跨年举报 高义钢铁我行我素

  高义钢铁是位于山西省新绛县的一家大企业,从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时,就被老百姓举报有污染,今年11月6日,督察组“回头看”进驻山西后,再次接到群众污染举报。

  据督察组介绍,早在2015年7月,原环保部曾查出高义钢铁出恶意偷排、数据造假等。同年,这家企业的污染问题被央视公开曝光。

  然而这样一家劣迹斑斑的企业却始终未受到严厉制裁。此次“回头看“期间,督察组在新绛县现场检查,发现高义钢铁违反相关法律法规,长期将大量钢渣违法倾倒。

  据督察组介绍,2008年7月就投入运行的高义钢铁至今尚未建设固定的钢渣处置场,所产生的钢渣以随意填埋为主,少量综合利用,“根据山西省提供的资料,仅2018年以来,高义钢铁就产生钢渣31.4万吨,综合利用不到9%,超过90%的钢渣和历年来产生的数百万吨钢渣分别倾倒于桥东等村庄的农地上,部分用于场地和道路铺垫。

  督察组指出,尽管原山西省环保厅曾发函要求,高义钢铁“合理处置固体废物,严防二次污染。”但高义钢铁长期任性而为,没有按要求建设渣场,而且,填埋于各处的钢渣都没有做任何防护,尤其是桥东村填埋地距离汾河直线距离不足400米,对汾河水环境造成严重威胁。

  督察组通过调查发现,高义钢铁随意倾倒废渣,除了对山西省母亲河——汾河水环境带来威胁外,还占用了大量耕地,据统计,2010年至今,高义钢铁共占用耕地超过60亩,其中包括耕地和基本农田。

  开阳治污走捷径 新绛放任企业违法

  无论是河流污染治理不力还是企业违法排污,从督察组公开的案情看,贵州省开阳县党委、政府;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两级政府均有政府责任。

  督察组说,在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综合治理中,开阳县党委、政府履行整改主体责任不到位,没有系统考虑从根本上解决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问题,而是在整改中“走捷径”,对洋水河流域磷矿企业长期存在的污染问题没有采取有力措施,而是听之任之,放松要求。

  “高义钢铁钢渣随意倾倒带来重大生态环境隐患,有多方面原因。”督察组指出,作为污染防治责任主体,高义钢铁多次被举报违法排污,但依然我行我素,其行为违反了《环境保护法》《环境影响评价法》《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土地管理法》等法律法规。

  “高义钢铁违反多项法律法规,并被屡屡举报,运城市和新绛县两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不敢动真碰硬,放任企业违法行为。”督察组说,对高义钢铁违法倾倒填埋钢渣、侵占耕地和基本农田行为,当地环保和国土部门疏于监管,履职缺位。

  法制网北京11月22日讯 记者 郄建荣

  汕尾渔歌:千年民歌谱新曲(非遗)

  “渔歌里说——我唱渔歌给党听”汕尾渔歌演出现场

  “自细缀父去牵罾(zēng),睇见海水白茫茫。”近日,“渔歌里说——我唱渔歌给党听”广东省汕尾市渔歌专场在北京民族剧场演出,为首都人民呈上独具地方风味的视听盛宴。

  “有一片蓝,曾教我们内心荡漾”,旋律优美的主题曲《蓝》拉开了演出帷幕,一幅生动热烈的疍(dàn)家渔民劳作场景在舞台上呈现出来。整场演出融合歌、诗、舞等多种艺术形式,分为四个篇章:第一篇章《海上疍家人》追溯疍家历史文化,第二篇章《海风》再现疍家传统的民风民俗,第三篇章《海月》是疍家儿女情感生活的真实写照,第四篇章《海阳》反映了疍家渔民的幸福新生活。尾声部分,新创作的渔歌《渔民心向共产党》,表达了疍家渔民对党的感恩之情。汕尾渔家人将爱的感受、生活经验和人生哲理融入渔歌中,韵味悠长,朗朗上口。观众们陶醉在优美的歌声中,有些人还随着节拍轻轻吟唱。

  汕尾渔歌,俗称“瓯船歌”,是分布于广东汕尾地区疍家渔民世代口耳相传的古老民歌,与广府咸水歌、客家山歌并称广东三大民歌。其节奏缓和、乐音和谐、旋律优美细腻,唱词内容来源于生活和劳作,广泛而深刻地反映了渔民的生产生活方式和思想情感。2014 年9月,汕尾渔歌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音乐界称之为海洋音乐的“活化石”。

  据文献记载,汕尾渔歌从宋代就开始传唱,元、明时期在沿海广为流传,清代时渔歌传唱达到鼎盛时期。1927年“中国民俗之父”钟敬文出版《疍歌》一书,将“表情真切、旋律谐美”的渔歌以文字记载下来,疍家渔歌才被世人所认识和了解。现当代不少音乐名家创作的小提琴曲、钢琴曲和歌曲,都曾从中汲取养分,如《军港之夜》取材于汕尾渔歌,《在希望的田野上》《春天的故事》等经典歌曲均蕴含着汕尾渔歌音乐的元素。

  此次演出是汕尾渔歌首次进京展演。演员均为土生土长的疍家渔民,出海捕鱼、归而织网,闲暇时排练渔歌,随口可唱。汕尾渔歌第二代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苏少琴今年已经78岁了,她在演出后难掩激动:“我从16岁开始上台表演,现在家里有四代人唱渔歌,最小的曾孙女才6岁。从前在海上打鱼、织网的时候是清唱,没有配乐,也没有舞蹈。现在在舞台上表演,更好听也更好看了。国家对我们很支持,我们也一定要把唱渔歌的传统教给下一代。”

  第一篇章《海上疍家人》的女主唱李少冰说:“我们全都是渔家子女,以前的表演大部分是在广东,这次来北京非常难忘。我们新港渔歌队排练了3个月,学歌、编舞,大家都很努力。演出后很多观众告诉我,渔歌旋律很优美,就像在大海上听到海浪声一样,这让我特别开心。”

  从前只能在船上唱,今日却能在岸上听。作为疍家文化的代表性符号,汕尾渔歌如今被搬上舞台,可以说是中国民间口头艺术发展的一个缩影。在中国文联日前召开的汕尾渔歌学术研讨会上,中国民协副主席、广东省民协主席李丽娜表示,从渔歌中可以看到渔民对生活的热爱,这是宝贵的精神财富。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院教授萧放认为,汕尾渔歌是水上人的生活写照,因其真实而格外动人。传统的汕尾渔歌在现代环境里有了新变化,搬上舞台时不应简单地追求“原汁原味”,而应该选择恰当的创新手段向社会呈现渔歌的文化特色,激发更多人了解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欲望。

  为促进汕尾渔歌的保护与传承,汕尾市有关部门也在不断努力。汕尾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林木群表示,目前汕尾渔歌大致有三种传承途径:一是将渔歌编成乡土教材,进入沿海地区的校园,让学生传唱;二是建立传承基地,如汕尾城区科技文体局在几年前组建了传承基地渔歌表演队,聘请音乐、舞蹈老师教授队员;三是培养国家级、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带徒传唱。林木群认为,汕尾渔歌文化与旅游业可以紧密结合。汕尾是一个海滨旅游城市,在景区、餐厅进行渔歌表演,可以让游客感受到汕尾渔歌的魅力。

  近几年,结合时代的发展,创作者们不断推出渔歌新作,如《渔歌悠悠》《红海湾风光美》《金町湾的早晨》等作品反映了汕尾“创建全国文明城市”的努力。林木群表示,未来要继续创作展现时代风貌的精品,并借助世界各地华侨组织的帮助,推动民间艺术团赴国外演出,让汕尾渔歌走向世界。

邓梦芳

邓梦芳

  林清玄风趣解读名字由来

林清玄在演讲。蔡震/摄

  台湾知名作家林清玄前日携新书《清玄说:换个角度看生活》,来到南京凤凰国际书城举办新书分享会,并做了“向美、向爱、向远方”的主题演讲。被誉为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笔耕不止的林清玄,一生出版了近300本书,但谦虚的他却向记者坦言:“最好的书还没写出来。”

  在演讲一开场,林清玄风趣地解读了他名字的由来。原来林清玄有18个兄弟姐妹,他在家排行第12,轮到他出生的时候,“清”字辈中已经没有什么好字眼了,偏偏他生下来不哭,林父很奇异地看着他,遂为其命名“林清怪”。后来父亲大概觉得叫这个名字不好听,便改为“林清奇”。结果报户口的时候,那位户籍警正在读一本武侠小说,对“林清奇”这个名字颇觉不以为然,便拿着书给林清玄的父亲看:“书中恰有一高人号‘清玄道长’,盍为令郎取名‘清玄’?”至此,一代文宗林清玄大名遂定。“如果我名字真的叫林清怪,估计现在没有人会买我的书。”林清玄笑着说。

  几十年来,林清玄每天都在写作。“有时候10本书同时在写,至今不断。”他现在一共写了近300本书,垒起来比他高1.5倍。从17岁开始发表作品,到30岁时,他几乎获得了当时台湾所有的文学大奖,写作文体包含各个门类。被誉为“当代散文八作家”之一。尽管如此,林清玄却坦言,“最好的书还没写出来。”

  林清玄的名字赋予了他当作家的梦想,他的文章也恰如其名,清香满纸,玄意悠远。而作家除了努力写作之外,还应该有一颗观察世界的心灵,因为心灵是伴随着写作一起前进的。林清玄追求的是一种在平凡中感知生活至美的超然心态,“我们生命里面不如意的事占了绝大部分,因此,活着本身是痛苦的。但扣除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两成是如意的、快乐的、值得欣慰的事情。如果我们要过快乐人生,就要常想那一两成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得珍惜,不致被八九成的不如意所打倒了。”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蔡震

种植户贾富良家里剩下的假冒伪劣“硫酸钾化肥”。 本报记者 张 璁摄 种植户贾富良家里剩下的假冒伪劣“硫酸钾化肥”。 本报记者 张 璁摄

  “钾肥”无钾,两万亩土豆大幅减产(来信调查)

  日前,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农民来信反映,当地一些种植户在2016年、2017年购买使用了假冒伪劣的所谓进口“硫酸钾化肥”,导致马铃薯大量减产,损失惨重,至今没有拿到全部赔偿款。

  假化肥从何处购买?生产假化肥的源头在哪?又是如何流入四子王旗市场?农民损失究竟该谁承担?近日,记者赴四子王旗进行了采访调查。

  标注氧化钾≥52%的化肥经鉴定实际含钾量为零,专家组认为这是土豆大幅减产的主因

  “去年我种了2400亩土豆,2100亩地施用了不法商家的‘硫酸钾化肥’,其余300亩用的是另一品牌的钾肥。”11月8日,记者乘车来到四子王旗吉生太镇城卜子村,见到了种植户贾富良。他指着家门前的一大片农地说,施用了该“硫酸钾化肥”的地土豆产量只有2吨/亩,而施用另一品牌钾肥的地产量却有4.5吨/亩。

  2016年、2017年,贾富良以每吨2950元、3000元的价格分批购买了20吨、41吨所谓的“硫酸钾化肥”,花了18万多元。四子王旗马铃薯协会会长王冉旭也是损失较大的种植户。“2016年购买了160吨同一商家销售的这种“硫酸钾化肥”,每吨3000元,花了48万元。”王冉旭告诉记者,种植土豆的5000多亩地用了该化肥,每亩减产了50%左右。

  2017年,乔宝和购买化肥18吨,种植马铃薯2200亩;李成军购买化肥13吨,种植马铃薯1300亩;乔云购买化肥10吨,种植马铃薯500亩;樊存明种植马铃薯2400亩……

  四子王旗多位种植大户的2万余亩土地施用了同一渠道购买的“硫酸钾化肥”。

  “2016年就有不少种植户施用了该“硫酸钾化肥”,当时就出现了大量减产,但并未想到是化肥的原因。”贾富良说,直到2017年继续施肥之后,土豆长势仍然不如往年,这才怀疑化肥存在质量问题。

  2017年8月22日,四子王旗马铃薯协会委托内蒙古自治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综合检测中心对该批次“硫酸钾化肥”进行鉴定,显示氧化钾值为0%。王冉旭说,这个结果令人不敢相信。

  2017年9月,种植大户王冉旭、贾富良等人来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公安部门委托上海华碧检测技术有限公司再次鉴定,鉴定意见书显示,送检的涉事“硫酸钾化肥”样品中,所含氧化钾质量分数<0.5%,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的要求。

  记者在贾富良家的院子里找到了几袋当时尚未用完的“硫酸钾化肥”,发现包装袋上标注的氧化钾(K2O)≥52%。据了解,钾肥是马铃薯生长必需的重要元素,生长期间缺钾会严重影响马铃薯块茎生长及产量形成。

  2017年10月14日,由四子王旗人民政府组织,内蒙古农业大学、内蒙古农业技术推广站、乌兰察布市农业技术推广站农业技术人员组成专家组,对该批次“硫酸钾化肥”对马铃薯造成的影响进行了评估。

  评估意见认为,涉事马铃薯种植地块田间管理各项措施均按计划目标产量实施,均追施了涉事的“硫酸钾化肥”。经检测,该“硫酸钾化肥”含钾量为零,造成了马铃薯生产实际中的钾素供应明显不足,会严重影响块茎的正常膨大生长及干物质积累。综合分析认为,“缺钾是造成此次被评估马铃薯田产量损失和商品薯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冒充进口的假化肥由河北无极厂家生产,销往北京公司,后流向四子王旗

  “这些化肥都是从四子王旗硕丰化肥经销部买的,经销部负责人叫邢某某。”贾富良告诉记者,邢某某在当地经营农资20多年了。

  邢某某说,2016年她在呼和浩特举办的一场农业博览会上结识了北京绿光硕丰科技公司业务员杨某某。当年以2850元/吨的价格从绿光硕丰公司(主要负责人张某某、法定代表人张某某)处进购了335吨所谓进口的“硫酸钾化肥”。2017年,她再次从绿光硕丰公司、北京博大绿丰科技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某、股东杨某某)处分批购进“硫酸钾化肥”。

  据统计,2016年至2017年期间,邢某某累计将数百吨假冒伪劣“硫酸钾化肥”销售给四子王旗50户种植户。为何一个长期经营农资产品的人却会购进如此数量巨大的假化肥?邢某某解释称,她从北京这两家公司进货时,对方出具了相关“合法”手续,但她无法辨别真伪以至于轻信。

  四子王旗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北京两家公司提供的所谓“合法手续”,其实是其在网上下载相关样式、模板后伪造的。

  通过追查发现,这两家北京公司只是假化肥代理商,最终的生产源头在河北省无极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说,涉案假化肥一方面由河北省无极县亮永肥料厂(负责人刘某某)在每吨500元至700元购进的硫酸铵化肥中添加烯基酸钠冒充进口的“硫酸钾化肥”,再以每吨1200元至1300元的价格销售给绿光硕丰公司;另一方面,则是由河北无极县李某某以每吨1000元的价格出售给博大绿丰公司。

  截至目前,部分涉案人员已被抓捕归案,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工商部门根据“双随机”机制,2017年未抽检到涉嫌销售假化肥的硕丰化肥经销部

  四子王旗种植农作物主要有马铃薯、葵花、玉米等,其中马铃薯占了半壁江山。化肥作为施用于主要农作物的重要农资,两年间大量假化肥流入当地,为何没有及时引起相关部门的警觉?

  记者调查发现,2017年7月6日,四子王旗农牧业局农牧业综合行政执法大队曾到邢某某的硕丰化肥经销部进行检查,但没有对假化肥抽样化验。四子王旗农牧业局执法大队负责人解释,农牧局只能依据农业法第二十五条和农业部《肥料登记管理办法》相关规定对农业部登记的复混肥、液体肥销售市场的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因此,农业主管部门只对登记的肥料进行监管,而硫酸钾属于单一免登记化肥,允许直接进入流通环节,农业主管部门没有权力对这类产品进行监管。

  另一个涉及化肥等农资监管的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四子王旗工商质监局近年来根据自治区的要求开展“红盾护农”行动,但同样也没有发现假化肥流入的问题。

  对此,工商质监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从2017年7月起,自治区工商部门下文推行“双随机联查”机制(随机抽取被联查企业名单和执法检查人员名单),要求除处理投诉举报、大数据监测、转办交办外,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对企业的所有监管监察均应采取“双随机、一公开”方式进行,防止检查过多和执法扰民。在2016年春天的检查中,这批假化肥尚未进入当地,所以没抽检到;2017年,因为文件要求上一年存在检查不合格的企业为抽检重点,因此没有将硕丰化肥经销部列入抽检名单。

  经销商暂付赔偿款77万元,但大部分赔偿仍未到位

  “我们损失赔偿究竟何时到位?”受损严重的种植户最为关心的还是赔偿。

  因为使用假化肥,土豆大量减产,加上土豆个头比正常要小,卖不上好价钱,损失不小。贾富良告诉记者,家里还有500多万元银行贷款,购买第二年的农耕生产资料都成问题。

  四子王旗政府负责人表示,化肥结论明确之后,旗委、政府也在全力维护种植户利益,尽量帮助挽回种植户损失。2018年春节前,受假化肥导致土豆减产和赔偿未果等因素影响,贾富良、樊存明等9户种植大户没有按时支付雇用的农民工工资。通过政府协调,经销商邢某某暂付赔偿款77万元,旗政府则从农民工基金中筹集50万元,解了农民工工资的燃眉之急。

  2018年1月,在政府相关部门的主持调解下,王冉旭、贾富良等种植大户代表与邢某某再次协商赔偿事宜。按1吨化肥大概施33亩地,1亩地平均产出2000斤土豆,当年平均市场价0.6元/公斤计算,最终以每施用1吨化肥赔偿2万元的标准进行赔偿。贾富良说:“这笔钱至今尚未赔偿到位。”

  四子王旗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案件仍在办理中,因此赔偿还未到位。目前,该案已由四子王旗检察院起诉至旗法院。10月16日,四子王旗法院在审理时,因另一起并案处理的察右中旗韩某某案件没有鉴定结论,也没有种植户损失鉴定结论,因此退回检察院。

  种植户的损失何时赔偿到位?农资生产、流通、销售环节如何更好监管?我们将继续保持关注。

  编后

  切断制售假冒伪劣农资的链条

  “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季。”化肥、农药、种子等农资,堪称农业的生命线。假农资一旦进入田间地头,不仅会造成当季收成减产,更会带来连锁反应,影响农民的正常生产。

  此次假化肥坑农事件,暴露了生产、流通、销售环节均不同程度出现了监管漏洞,值得认真反思。因此,打击假农资,就需要从生产、流通、销售等各个环节加大监管力度,切断制售假农资链条。比如,加强源头监管,完善准入机制,严格农资生产经营许可和产品登记审批,解决农资经营主体多、门槛低的问题;加强市场巡查,重点查处无证照生产经营,以次充好等坑农害农违法行为,尤其突出对种子、化肥、农药等农资商品的管理;一旦发现假农资坑农行为,应高度重视,依法严厉打击,对制售假冒伪劣农资形成震慑。与此同时,建立更为紧密的农资打假协作机制,各地要形成共识,破除地方保护主义,共同促进农资市场健康运行。

  愿各地各级监管部门以更积极负责的态度,更有效的行动,切实维护农民利益,让广大农民安心发展农业生产。

  中新社北京11月12日电 (记者 肖欣)“英国公司在进博会上大获成功”,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12日表示,英国代表团多领域达成逾20亿英镑的商业协议。

  “中国表现出对英国商品及与英国公司合作的切实需求,英国代表团抓住了这一机遇。”福克斯说。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5日至10日在上海举行,据英方统计,英国代表团在创意产业、医疗、教育、能源、矿业和航空等多领域达成逾20亿英镑的商业协议。这些交易包括伦敦岿湃传媒和亚卡影业在电影联合制作方面的3000万英镑的合作,智凰软件科技有限公司(TPP)和上海坤福生物科技公司在上海推出智的健康管理应用程序协议,罗尔斯·罗伊斯签署的超过8.5亿英镑的协议等。

  英国国际贸易部贸易和出口推广国务大臣罗娜·费厚德表示,英国参展企业利用进博会的独特平台,发挥英国作为主宾国的作用,在英国具有优势的教育、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领域展示了英国的非凡创新,达成大量订单。

  “中国对英国的产品有真正且大量的需求”,费厚德指出,英国巴克莱银行的最新研究显示,中国消费者愿意为值得信赖的质量支付更高的价格,购买英国制造的产品。

  据英方统计,2017年,英中贸易额接近700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15%,其中,英国对华出口率增长28%。

  与会英方政要还指出,除了使英国经济直接收益的商业协议外,中国在进博会上还采取了进一步开放经济的重大举措。英国政府对中国持续开放,增加商品和服务的进口以及改善商业环境的努力表示欢迎。

  “非常令人鼓舞的迹象表明,中国真正致力于进一步开放经济”,福克斯表示,英方欢迎且希望看到明确的进一步开放计划,如放宽投资限制等。

  费厚德也表示,英国国际贸易部新的出口战略也将支持英国企业更进一步增加对中国的出口。(完)